>

言情文《赋相思漓人泪陈潇寅弘宫月漓》全文在

- 编辑:兴宁市测绘与空间地理信息 -

言情文《赋相思漓人泪陈潇寅弘宫月漓》全文在

  当年,还在宫中,月漓对此一直守口如瓶,寅弘并不知道她与也烈的交情。后来进了六池宫,也烈倒是在夜深人静时,避过重重宫苑来瞧过她几次。那时,窗外下着大雪,她在屋内点着暖炉,温着米酒,与他把酒言欢,很是快活。但是,现在经她爹的提醒,玄国她也是去不了了,否则定然会背上卖国的罪名,这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啊!“你回去,等爹想办法让你出来。哪怕皇上要我项上人头,我也定然会拼力救你!”“千万别!我在六池宫虽然清冷了些,但是日子也过得太平,不用再与任何人去争去抢,肆意快活比以前任何时候更甚。只是我们见面时机少些,那也无妨。我知你们过得好就知足了!”只是这一句话,月漓好不容易控制好的眼泪差点绝提。当年他们就曾劝过她,六宫后院,是非最多,怕她这样的性情早晚要出事,而她当年仗着寅弘对她那一点点的爱,不知天高地厚,不知人情世故,自信满满的进了红墙深院,却终究还是落了如此下场。“若当年是太子继位,或许妹妹你也不用吃这些苦,太子向来十分温和谦顺,以德服众···”月漓心下了然,朝中定然是有很多忠臣还在支持着大皇子,看来寅弘如今的地位依然不稳固。

本文由在线导读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言情文《赋相思漓人泪陈潇寅弘宫月漓》全文在